首页 > 男性专区 正文

我和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番外:猫人(1-5)

2018-03-06 18:02:21    男性专区   来源:帅哥图库

我和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番外:猫人(1-5)

作者:黑暗中飞翔的蝙蝠

我和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番外:猫人(1-5)

前言

该小说应该算是《我和直男帅哥室友张辰的故事》的前传吧,讲述的是小方和张辰还在在清华大学念书时候的一些猫猫狗狗的往事,可能小说的名字《猫人》就是这么来的吧。作者把小说中人物的名字改成了万方和陈旭,小编感觉改了名字之后有点断片了,所以还是继续沿用之前的小方和张辰。

你要是没看过“猫传”你就不知道我是谁。那篇“日记”是一只“会飞的耗子”瞎编的。不过他说的大部分是真事儿。当然也有不少是胡扯的。事是真的,人物都是胡扯的,甭信。为了躲避“人肉搜索”,“耗子”只好改名了。叫什么好呢,叫小方吧,大名“方正”。这名比较好,因为叫的太多了,所以就叫方正吧。耗子那好朋友也得改改,叫张辰吧。其实还是那俩人,但是故事不能那么写了。不能像过去那样,嘴上没把门的,什么都说,什么五棵松啦,公主坟啦什么的,都不写了。瞎编一些地名、人名,为的是少招惹麻烦。下面咱就重新开始,这回肯定是瞎编的哦。

  1

  时间倒流,那年我23,他25。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校友,但不在一个系。

  说起来认识的经过挺让人不可思议的。

  张辰他们系的一个青年教师犯错误了。他喜欢男生,常常趁他年轻的老婆回娘家,把自己的喜欢的男生带到家里去。以谈心、辅导功课为名,然后把他们留宿在家里。夜晚免不了要出些事。有的小伙子睡得死,没发觉什么;有的知道了,但怕影响不好,所以没张扬,从此躲他远远的。其实心里很怨恨的。有的受不了,一定要讨说法,闹到系里。起初系里用息事宁人的态度处理,哄哄被侮辱被损害的,暗中答应毕业分配时多加照顾;批评批评那个做事不够检点的“辅导员”。毕竟是年轻人,人才难得。小伙子不但学问好,还仪表堂堂的。但那青年教师不思改悔,最后终于把事情闹大了,人家把他告了。这下可坏了,公安局来人把他带走了。据说交待了不少问题。闹得他们系男生人人自危,灰头土脸的,谁也说不清楚了。

  张辰是他们系的大帅哥,自然人人都想到他难免会与此事有些瓜葛。听说系里领导还找他谈过话,参加谈话的还有神秘的陌生人。这可糟了。大帅哥儿的一世英名眼看毁于一旦。那些天,张辰简直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

  绯闻传到我耳朵里,我马上对那位青年教师,对张辰,还有那些“小伙子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我也喜欢男生。

  那天在食堂吃饭,张辰也来了。打了一点儿饭,坐在离我不远处,闷头吃起来。我已经吃完了,坐着看他吃。这小子真帅:白净脸,宽额头,乌黑的头发硬硬的,“肌肤如玉鼻如锥”。嘴巴大大的,轮廓分明;嘴唇薄薄的,红润性感。好一个秀气的小伙子。我正端详他,张辰无意间抬头张望,我们目光相遇了。他意识到我在打量他,有些不安起来。我干脆站起身,径直向他走去。到他跟前,往他对面一坐,说:“你是张辰吧?”

  “是呀。”他一定觉得这个名字已经声名狼藉了,嗫嚅地说。

  “方正。”

  “哦,我知道你。”

  “经常见面,就是没说过话。你是学长呀。”

  “什么学长,校友。”

  “今天周末,出去玩玩怎么样?”

  “上哪儿?”

  “出去走走。”

  “你有事。”

  “没事才拉你出去玩呀。”

  “那好吧。电话?”

  张辰掏出手机,要记我号码。

  我念他输。

  “我下午有体育课,下课联系你。”

  “好。”他爽快接受了,我下边直痒痒。

  2

  下午我没课,在图书馆自习,实际是再等张辰的电话。大约四点半吧,我电话震动起来。一看是张辰的,我赶紧走出4室,到楼梯间接电话。

  “喂?……噢,辰呀……”

  “小方,我下课了。你在哪里?”

  “我在图书馆呢,老馆,我去找你吧,在哪儿?”

  “我在西操。”

  “那你等我。”

  我回去收拾好书包,出了图书馆,骑车去找张辰。

  张辰站在操场边上,穿着白短裤,红圆领衫,脸上油光光的。

  “上哪儿?”张辰问。

  “你明天没课吧?”

  “没有。”

  “那咱进城里玩玩去。”

  “就这么去?”

  “那怕什么?”

  “一身汗。”

  “到明斋洗把脸去。”

  “好吧。”

  张辰到西操北边的职工宿舍的水房洗脸,我站在法国梧桐树下等他。已经六月了,天开始热起来。

  “上哪儿?”

  “这么一会儿你问我两回了。没目标,去哪儿都行。去城里吧。”

  “你就是北京人吧?”

  “是呀。”

  “那你熟。我对城里不太熟悉。”

  “你跟我走吧。”

  一辆出租车正从东向西驶来。我一招手,车停了,我们钻进去。

  司机用目光询问我们去哪儿。

  “积水潭。”

  出租车出清华园,向城里驶去。

  我和张辰虽然常见面,但彼此并不熟悉。此时出租车司机又坐在前面,所以我们一路没说什么话。

  到了新街口,我付了车费,拉张辰下车。

  张辰见眼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不明白我为什么拉他到闹市来。我领走进一条僻静的小巷,穿过这个不长的胡同,积水潭的碧波一下展现在我们眼前。

  “市区还有湖哇?”张辰惊讶地说。

  “积水潭。与后海、什刹海、北海和中南海连在一起。”

  “你对这儿怎么这么熟悉?”

  “看见前面那个楼没有,那是积水潭医院,23年前,本人就降生在那里。”

  “怪不得呢。”

  我们从积水潭南沿儿漫步到后海北岸。

  张辰忍不住问我:“小方你把我拉出来有什么事吧?”

  “也没什么事。L出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一听我提这个,张辰马上警觉起来,说:“还有谁不知道呀,满城风雨,人人自危。”

  “我是受害者,你信吗?”

  “什么?你说你跟L有关系?”

  “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我大二的时候去过他宿舍。”

  “是好几年前的事啦?”

  “嗯,那时候小,不懂这个。”

  “后来怎么啦?”张辰对这个格外感兴趣,停住脚,要打听个水落石出。

  “他先说了些系里的事,后来就动手摸我。”

  “你怎么办?”

  “我没让呀。”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走了。”

  “他没……”张辰忽然觉得人家已经说完了,再刨根问底是在挖掘人家的隐私,会让人觉得很猥琐,赶紧止住,叹口气说:“你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也没人知道,反倒没什么。可最近出了大事,公安局都来人调查,有些事又说不清楚,最麻烦了。”

  “听说有人别传讯了。”

  “可不是。连我都被系里找去谈话。”

  “你肯定没事呀,怕什么?”

  “你不知道,我也被骗到他们家去过。”

  “被他做啦?”

  张辰一定觉得我的话特猥亵,但毕竟是老同学,旁边也没有别人,所以没有计较,只是说:“其实没有发生什么?但不知道他在公安局是怎么交待的,结果来调查的人非逼着你说出一些细节来,你想否认也没有人信。你看这事最后非影响到分配不可。”

  “没事怕什么,没有的事哪儿来的细节呀。不过话说回来了,他让你上他们家干什么去啦?”

  “咱先找地方吃点东西,然后我再详细讲给你听。” 

  “好,咱上银锭桥吃烤肉去。”我们一起去了烤肉季。

  3

  烤肉季是北京名店,我爸带我来过一回。张辰没来过,这是第一次吃这个。

  烤肉分文吃武吃。我们要的是临窗而坐,细品慢酌的文吃。烤肉醇香,啤酒沁人。落日的余晖映上楼窗,窗外是古桥、杨柳和清渠。这里是老北京燕京八景之一 —— “银锭观山”,旧时能看到夕阳山外山的黄昏美景。可能是饿了吧,张辰开怀大吃起这地道的北方饮食,没有了中午在食堂吃饭时的斯文和小气。可惜的是这里人声嘈杂,不适合说话。我们埋头大吃,半个钟头就酒足饭饱了。

  买单时张辰有点尴尬,出门抱怨:“这儿吃饭贵了点儿。”

  “又不是经常来,吃一回贵点儿怕什么?‘南宛北季’闹市口还有一家烤肉宛,下次你请我。”

  “那好。哪天想吃叫上我,我请客。”

  边说边走,到了荷花市场。找了一家人少的酒吧,上到二楼,坐在优雅的吊椅上,喝着米酒,品着小吃,我们恢复了中断的交谈。

  “L也叫我去过他家。那是个周末,他老婆回娘家,家里没人。开始是聊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头,后来他说起男生的性问题,说什么早泄、功能障碍什么的,搞得我特不自在。我说该走了,他不让,一再挽留我住下。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老婆突然回来了,他才不得不放我走。就那么一次,以后他再邀请我,说什么也不去了。后来再没去过,也没和他再有过接触。我听同学中有人私下议论过他的性向。我猜他准还和别的男生有染。”

  “那你现在挺不爽的为什么?”

  “系里有人找我谈话了呀,问这问那的,还说他已经交待了一些情况,说跟我有关。”

  “诈你呢吧。没有的事他能说出什么,坚决要求和他对质,否则不回答这种有辱人格的问题。”

  “你说的对。就应该那样。我怕影响今后的分配,从一开始就如实把情况说明了,可他们说什么都不信,可能还得找我。”从张辰沮丧的神情可以看出,这小子现在正被这事烦恼着。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就采取断然否认的态度,而且要求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讨回清白。”

  “小方,你是我遇这事后后第一个给我支持的人,不像‘他们’,幸灾乐祸的。”

  “有人幸灾乐祸?”

  “这破事,最能臭人。同学全拿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怎么也说不清了。”

  “你哥们儿呢?”

  “我跟谁关系都挺好的。”

  “呵呵,到了关键时刻又谁都不帮忙是吧。”

  “他们不明真相,没法帮忙呀。”

  “我呢?”

  张辰挺不好意思地看我一眼,说:“你是爷们儿,也是哥们儿。”

  坐在昏暗的的酒吧角落里,面前是天上掉下来的知心的“哥们儿”,嘴里品尝着淡淡的甜酒,窗外是浮光掠影的碧海和充满青春激情的躁动人生,此情此景让张辰陶醉,忘了时间,忘了回清华园的路。

4

  走到什刹海南岸,路边排着出租车的长龙。

  “还回去吗?”我问。

  “不回去上哪儿?”

  “在附近找个住的地方,明天再回清华。”

  “这儿哪儿有住的地方?”

  “有呀,回我们家也行,开房也行。”

  “哦,消费太高了,还是回去吧。”

  “那好。”我拉他向出租车走去。

  “出来太匆忙,我没带钱。”张辰挺窘地低声说。

  “我带了。”我们钻进车里。“清华园。”我冲司机说。

  “那个门?”

  “紫荆公寓,东北门。”

  到学校已经十一点了。

  “我回去啦?”张辰拉着我的手,依依惜别的。

  “好。有空再出去玩。别把那事看得那么重。你越怕,狼来吓。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辰使劲握了握我手,说:“我心情一下轻松多了。”

  “拜拜!”

  回到宿舍,同室的还都没回来。洗完脸,冲完脚,倒在床上,眼前又浮现出张辰的身影。

  张辰是南京人,高高的个子,宽肩细腰,大手大脚,短裤下是两条毛茸茸的大白腿。白净脸,细长眉,戴个大眼镜儿。鼻子直直的。大嘴巴,薄嘴唇,轮廓分明。乌黑的硬发不长不短,一看就是个规矩的小伙子。清华高才云集,丑男遍地,像张辰这样的男生在清华是很少见的。张辰不但相貌俊朗,学问也很好,在清华念保送研究生,正读直博。过去看他在食堂吃饭,跟女生谈笑风生、风流倜傥的神情,我心中没少燃起嫉妒之火。我最恨女人糟蹋男人,更何况是清华的魔女蹂躏像张辰这样的帅哥。心里替他窝囊,真想找机会攒他一通。那时我本能地敌视他。现在他倒霉了,我先是幸灾乐祸,继而觉得有机可乘。接近他没别的目的,就是想乘人之危揩他点儿油儿,占他点儿便宜。

  同室的丑男陆续回来了。高声唱歌,刷牙洗脸,一看就是刚在哪个角落发泄完,各个情绪高涨。

  “你没回家?”

  “没有。”

  “幸亏天热了,差点没把女朋友带来?”

  我周末回家,宿舍成了他们的钟点房。安排好的话,每人每周能轮上一个晚上。一看我那几个室友锛儿头倭瓜眼儿的,真带个柴禾妞来,我连看他们做爱的兴趣都没有。还没《动物世界》好看呢。

  “干嘛?上演狂野周末呀?”

  “你丫嘴怎么那么损呀?”

  “那好‘行胜于言’,以后平时回家,周末都住宿舍。”

  “你有地方去是不是?”

  “要地方干嘛?”

  “一展雄风。”

  “我靠!刀螂似的。”

  话音刚落,几个刀螂上来一通撕扯,把我内裤扒下来了。

  我起身去翻他们书包。

  “找什么?”

  “这个。”我从一刀螂书包里拿出一盒开了包的安全套。“一晚上用了几个?”

  “你给我放下。”事主上来夺。别人赶紧把书包往不起眼儿的地方放。

  5

  周末和张辰泡酒吧,我们之间的隔膜一下子消失了。

  中午上食堂吃饭,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寻找张辰的身影。

  “今天下午有课吗?”张辰端着盘子,出乎意料地出现在我面前。

  “有呀。你呢?”

  “没有。下午去图书馆。”张辰在我对面坐下,一边吃饭一边说:“你不在学校住吧?”

  “常回家。宿舍太吵。”

  “我们宿舍倒是不吵,可我不喜欢那个室友,女了女气的。身上老有股臭糨糊味儿。”

  “那怎么不换换?”

  “跟谁换?谁愿意跟他住?”

  “那天天住一起多别扭。”

  “没办法,平时不回去就是了。”

  “你真能忍,忍者神龟。要我可不行。我特敏感,别人有一点儿异味儿我都闻得见,比如你,身上就有精液味儿。”

  “什么?”张辰大吃一惊,赶紧往左右张望,生怕人家听见。

  “我身上那味儿你能闻见?”

  “是呀。不过别人闻不到。就我敏感。”

  “可我今天……”

  “那就是你没换内裤。”

  “我的天呀,属狗的吧?”

  “不是。属猴的。”

  “那我中午回去换内裤去吧。”

  “嗐!别人闻不出来,就我那样。”

  “以后跟你面前没有秘密了。”

  “那有什么呀,不过你那味儿挺好闻的,不腥臭。”

  张辰难为情地快钻桌子底下去了。

  “这……为什么呀?”

  “最近吃肉少了呗。”

  “你真逗。昨天跟你去三教那女生是你朋友吧?”

  “恶心我是吧,那么丑的我会要吗?”

  “那我看她拉你手。”

  “那是她一厢情愿。”

  “一看你就是个风流小鬼儿,没少泡女孩儿吧?”

  “谁说?我泡男孩儿。”

  张辰一撇嘴,“瞧把你说的人物似的。”

  “怎么?不信?”

  “才不信呢。唉?这个周末干什么?”

  “回家看碟去。”

  “不出去啦?”张辰挑逗地斜着眼看我。

  “你想去。”

  “来北京这么多年了,哪儿都没去过。这不碰见个‘老北京儿’嘛。”

  “那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就怕你没那胆儿?”

  “哼,你敢去的地方我就敢去?”

  “真的?‘水煮鱼’也敢去?”

  “搓去呀?”

  “去不去吧?”

  “去。”

  我这个乐。心说,去了不给你吓个半死才怪呢。

  “乐什么你,小看人是不是?”

  “别尽大哈哈了,系里又找你麻烦没有?”

  “没有。据说从学生嘴里问出好多臭事儿来。”

  “都是你们系的?”

  “不。也有别的系的。”

  “系里再找你就跟他们讨说法,甭怕他们丫的,不就是找工作吗,我妈就说中组部的。”

  “真的。”

  “骗你干嘛?上我们家跑官、要官的都快踢破门了。”

  “那毕业后还真得请阿姨帮忙。”张辰挺不好意思地说。这男生很腼腆,是那种特爱面子的小伙子。

  “那没问题。”

  “感谢啊!”

  “哈哈,八字还没一撇儿呢。”


链接地址:http://www.shuaigetu.net/nanxingzhuanqu/4651.html

标签: 我和室友张辰的故事猫人bl小说同志小说